官方微信

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鳢鱼商标 > 商标交易 >

一场商标纠纷:大白兔奶糖与“白兔卷”的商标侵权诉讼案

发布网站:中国知识产权报     发布日期: 2020-06-10 13:49:39     

大白兔奶糖给许多人留下了甜美的童年回忆。2020年4月,大白兔奶糖的生产商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(下称冠生园公司)提起了一起商标侵权诉讼。

因认为河南博涵食品有限公司(下称博涵公司)长期大量生产“白兔卷”蛋糕向长沙市雨花区甜甜柜零食店(下称甜甜柜零食店)等商场供货现场销售,并在天猫、淘宝、拼多多等平台开展网络销售,博涵公司、甜甜柜零食店生产销售的“白兔卷”蛋糕与其拥有的第202241号“大白兔”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系同类商品,博涵公司、甜甜柜零食店在网店使用大白兔奶糖作为宣传,侵权故意明显,其行为严重侵犯了冠生园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,给冠生园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。冠生园公司将博涵公司、甜甜柜零食店诉至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(下称天心法院),请求法院判令博涵公司、甜甜柜零食店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;判令甜甜柜零食店、博涵公司分别赔偿其经济损失及维权开支3万元和50万元等。

6月1日,天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冠生园公司诉甜甜柜零食店、博涵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。

针对冠生园公司的起诉,博涵公司辩称,博涵公司没有侵犯冠生园公司的商标专用权,博涵公司生产的小曲家白兔卷使用的是合法注册商标“小曲家”,位于包装正面左上角,消费者可以轻易识别,且其生产的白兔卷包装右上角有一个显眼的蓝底白色“卷”字。冠生园公司生产的产品为大白兔奶糖,其产品有一定知名度,主要也是奶糖这一款产品,而博涵公司生产的产品为蛋糕卷,虽然均属于商品分类中的第30类,但是属于不同的小类。博涵公司生产的产品白兔卷主要销售给部分个体工商户,然后再由其通过电商渠道销售,终端销售在网页上展示、介绍产品信息时,均已经明确产品为“小曲家”“网红小曲家”白兔卷。

此外,博涵公司还指出,其从2019年7月份才开始生产小曲家白兔卷,生产数量极小,暂未获利。截至冠生园公司起诉前,共计生产数量仅300箱,每箱批发售价70元,直接成本接近60元每箱,加上人员、推广等成本,产品没有任何获利。

被告甜甜柜零食店未到庭,未答辩。

诉讼中,冠生园公司提出,该公司于2012年5月27日受让上海益民食品五厂的大白兔商标,指定使用在第30类商品上的第202241号“大白兔”商标系图文商标,由图形及中文“大白兔”和英文“WHITERABBIT”组成。该商标于1983年12月15日注册,1993年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,2011年被商务部授予“中华老字号”称号。

5月21日,因被告博涵公司在淘宝店铺上开始不断下架涉案商品,为了防止证据灭失,冠生园公司向天心法院提交了证据保全申请。该案主审法官彭星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八十一条和2020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第二十七条之规定,就博涵公司在网店上的销售行为使用“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区块链公证取证平台”进行了电子证据保全取证,就所形成的证据上链校验。

6月1日,天心法院经审理后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决博涵公司立即停止生产、销售侵犯冠生园公司第20224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白兔卷;甜甜柜零食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冠生园公司第20224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白兔卷;博涵公司赔偿冠生园公司经济损失25万元。

据了解,该案系湖南法院首例区块链存取证案件。区块链存取证技术通过技术的精巧组合,资源的对等与平均分配,程序的严密与完整性,规范了介入区块链的成员行为,确保了区块链方式提取与存储的电子数据的真实性,给了司法实务界一种全新的证据存取证的方式。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、不可篡改和可溯源的特点,能够有效地保障电子数据的提取、存储、溯源的真实有效,更好地实现司法公正与公平。

本文标签:鳢鱼商标 > 商标交易 >
商标交易
鳢鱼商标
鳢鱼商标是一家专业的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。现有...【查看详情】

商标注册

专利申请

版权服务

法律服务

商标交易

关闭

看的辛苦不如直接问!! 商标;专利;版权;法律

稍后再说